中国文学与艺术网 网址:http://www.zgwxyys.com


房丽荣:海子我要写首诗想念你(外五首)  

《海子我要写首诗想念你》(外五首)

房丽荣

今早的天阴灰沉闷

我目击众神死亡的荒野

此刻远在远方的风比远方更远

你走了之后的春天

寂寥

而又残酷

那些纷纷赞美你的人

漫天飞舞的尘埃

如何懂得此刻我的悲伤?

太过迅速的脚步

没有快乐跳跃的诗行

无视黑夜和黎明的风  猝不及防

那片

三月飘落的雪花是不是你

漂泊了一个个寒冬

无处安放的灵魂

夜晚或是黎明

我在想你你是不是

已有了一所房子

它面朝大海春暖花开

你是不是

在做一个幸福的人

是不是在喂马劈柴周游世界

是不是一无所有的天空

澄净净的会给远方的你

蓝色的安慰

你是不是面对大河

早已冲洗掉

那些愧悔和疲累

你是不是

在月光普照的收麦时节

领着尼罗河、巴比伦或黄河的孩子

你是不是在河流两岸

在群峰飞舞的岛屿或平原

洗了手准备吃饭

你的头顶满是阳光和野花

你和植物一样幸福

你的爱情和雨水一样幸福

你的熟麦的卷发

你的黄昏里海水的眼睛

你的美丽的青稞

是不是在梦里

你看见了

真正美丽的微笑?

是不是从此你只需在诗里冒险

不会再扔掉

每一个山花烂漫的春天

此时你穿过整座城市

诗意地走来

满园的春花为你绽开

你是我的

在每个春天萌芽的诗

我用心爱着

不许别人更改一个字

你给每一条河每一座山

取一个温暖的名字

我给你取一个温暖的名字

“从今天起,做一个幸福的人”

《目送》

——缅怀永远的邓丽君

遥望你

远在清迈的那个背影

清丽温婉

沉静的二十年

好长的一次旅行呃

你疲惫的心

倦怠了么

你日夜歌唱的金嗓子

想好好的休息了么

习惯于静听你的歌声

那么干净,那么甜美,那么清亮

痴迷于你,倾城的笑容

可为什么5月的歌词里,全部都是泪水?

泪水里盛满的

全部都是你的笑脸?

来不及说一声再见

从此的你再无归期

或许你并没有离开?

你只是,稍稍的,停歇了那么一会儿?

一定是,你并没有离开

你的灵魂在路上

在清迈到台北的路上

天籁之音穿透灵魂

依然干净,依然甜美,依然清亮

每句歌词都盛放你的守候

和你的情爱

一定是,你并没有离开

那经典一唱,绝世回音

千娇万媚,成就一个时代

那如诗的身影

深情款款,柔情百转

定格为晴朗的风景

怀念镌刻在音乐的记忆里

掌声

依然在心底震响····

《在人民英雄纪念碑前》

此刻

没有绚烂的花环

没有战火的喧嚣

让我放轻脚步

一级一级台阶走近你

我听得到

你穿云裂石的声音

你的故事

简洁如经年强劲的风

诵读,抚摸碑文

无言的碑文

如同抚摩你高耸的额头

与你对话

与你的目光相撞

与你的目光相撞

这样的时刻,让我停下来

谒拜你平静的面容,洁白的浮雕

镌刻着你的信念

你屹立石碑之上

这距离如此之长啊

这永远无法丈量的高度

那个深夜和那个黎明

我听到婴孩儿的哭喊

我看到满脸泪水的老人

微弱而顽强的抵抗

那血色的火焰

折翅的白鸽已泣不成声

纷飞的羽毛跌落的星星

杀戮

肆无忌惮裸露于阳光之下

我看到屠刀下的南京

看到小女孩惊恐的眼神

穿透刽子手的枪口

记忆里不只是恐怖和幻影

罪恶浸透了噩梦

飞机枪炮刺刀

静物般排列的头颅

屈辱的断臂

塌陷的房屋

沟渠里孕妇蜷缩的冤魂

一夜间血红的长江水

日日夜夜的怒吼

灾难

城市倒下时

我的母亲痛不欲生

颤抖的眼泪,呐喊

无耻!

那一簇滴血的杜鹃

阵阵火药和硝烟的味道

阴暗包裹的只能是阴暗

比黑夜更长的必定是光明

此刻铭记不仅仅憎恨

理智抑制冲动

视线牵引着你转身

提醒我们,不该忘记

不要忘记!

眷恋和深情长眠地下

你将庄严的信仰高高竖起

站成永恒的姿势

把自己的生命定格为磐石

沉默地坚守足下的土地

此刻,一遍遍默念你的名字

静听这安魂的歌谣

你翻越一座座山梁

涉过一道道险滩

前行,前行

激越的松涛震荡

如冲破黑夜的号角

暗夜中

愤怒的火焰熊熊燃烧……

我听见你前行的声音

坚实,笃定

我注视着你疼痛的眼睛

陆地海水岛屿

我相信

我的祖国呃

你必能主宰自己的魂灵!

后记:今年8月15日是抗战全面胜利的日子 县政协为纪念抗日战争胜利70周年 欲出专报纪念 向我约稿 抗日题材的诗词从未写过 因确有纪念意义 遂不虑其他 填词满江红和作新诗各一 是为纪念

《想念你,兄弟》

——献给塘沽爆炸中逝去的年轻的消防官兵

一夜的雨

透过心的淅沥冰冷

到了这个更深露重的时节

睡眠就会在夜半暂停

天将明的时候

我燃起这一柱香

双手合十

看着烟熏袅袅上升烟灰坠落

烟灰坠落模糊

迷迷蒙蒙中

似若见你我果敢的兄弟

冲进熊熊翻滚的火

冲进烈焰、毒雾和狼嗥般的指令

没有思虑,到处是烟雾、火海、刺鼻的浓烟与剧毒的陷阱

到处是恐怖,和死亡的回声

我善良的兄弟啊

我的目光在寻找你

寻找你常常紧皱着的

此时已黑焦的眉头

寻找你宽阔、壮硕的

此时已灼伤的肩膊

寻找你原本瘦细却有力的

此时已疲惫扭曲的手

寻找你

蓬勃奔放活力四射的

此刻已飘零的身影

寻找你开心灿烂阳光明媚的

此刻却已枯靡的笑容

寻找你

那未曾着色就已撕裂的崭新画卷

你仓促走完的永不复返的青春

可是,我的兄弟

我亲爱的的兄弟啊

我寻不见你

我的眼前只有

塌陷的残墟

恶魔肆无忌惮纵火后的狼藉

一个满脸悲戚的母亲

和一双双向天呼救的凄切的眼睛

我寻不见你

我至爱的兄弟

你还这样的年轻呃

还不曾感受爱情的欢娱

还没体验搏击人生的快乐

还未来得及和爸妈作一次告别

就这样

消逝于过早浸透了鲜血的职责里!

兄弟啊,我可爱的兄弟

过年时你还来电话

说明年春节一定回家

上个月你还和同事打赌

再次百米比赛冠军志在必得

昨天你还说

要像武士桑那样创编喜欢的动漫歌曲

怎么,仅仅才一瞬间

火魔从天而降

爆裂的钢柱插进心尖

那血红光环笼罩着的瘟疫蔓延

我坚毅的兄弟啊

陷入这千疮百孔的梦魇

就如蒲公英一样

飘远

燃一柱香

我跪地祈求

所罗门王啊

我至尊至上威力无比的神

请求你指派你的魔神

让佛拉士发出他的神力吧!

令他赐予我药草救命

令他赐予我的兄弟不死

或者,让你的佛拉士照顾他

照顾他直到我的兄弟像失物复原

请求你啊,所罗门王

把我的兄弟完整的完整的交还给我吧!

泪,无声跌落

跌落于烟灰中,又溅散开

我的心沿着烟灰下坠下坠

终于,化成若有若无的破碎

: 佛拉士 (Foras) ,古希腊神话中所罗门王72柱魔神中排第31位的魔神,是一个强壮的男人的形象,他可以甄别药草与宝石,发现隐藏的宝物,教人逻辑与德行,他还可以使人隐身以及不死,可以复原失物。

《也是告别》

妈妈说,立冬了

要吃暖暖的软软的饺子

心情好与不好都要吃

心情好时吃饺子

阳气上升温胃暖身

心情不好时吃饺子

阳气弥散补气暖心

妈妈不在的这十七年

每到立冬

我都要包饺子

只是吃起来,再也没有了饺子的滋味

《靰鞡草》

突然就想起你

在立冬的这一天

在暴风雪到来之前

我的棉靴快递还没有到

窗外阴雨绵绵

你纤细瘦小羸弱

散在沼泽里

一株株,相互依傍才能丛生

褐绿的花穗

落寞寞的开放

甚至都不具备,一朵野花的暗香

你没有藤蔓的柔媚和缠绵

没有荷的顾盼生姿

从春到秋

草长莺飞

没有谁会在意你深埋的忧伤

你从没有梦幻

也不会遐想

你只是静默在荒野里

等待一个冬季的到来

含蓄的把温暖释放

越来越觉得

你棕锈色的枝桠

突兀的脉络

风中孤寂的摇曳

多么像母亲

那双布满老年斑的手

作者简介:

房丽荣,女,吉林通化人,现为公务员。通化县作家协会理事,诗探索中国新诗会所会员。作品在各级刊物和网络诗刊发表。新诗《金莲花》荣获“中华情”中国诗歌联赛金奖;2016年被评为“七夕·华原杯”爱情作品大赛“十佳潜力诗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