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文学与艺术网 网址:http://www.zgwxyys.com


寻梦:怀念母亲(外一首) ——母亲节断想

怀念母亲(外一首)

——母亲节断想

寻梦

午休时,做了一个梦:陪着母亲一起喂猪。

梦中的母亲年轻力强,提着一大桶还冒着热气的猪食,一口气从橱房到猪圈。三只可爱的小猪争着抢着,吃得叭叭响。母亲温柔地注视着,不断地给小猪添食,那期盼的眼神,如同等待她的三个子女快快长大成人。

温馨的画面被一阵讨厌的电话铃声给打破了。叭哒响的声音还在耳边,却不见了小猪,也不见了母亲。揉揉眼睛才发现是一场梦,只是一场真切的梦。其实也不是梦,只是那个曾经经历过的画面比梦都显得更遥远罢了。母亲啊,我们都长大成人了,可是,却去了远方。

今天是母亲节。上午收到儿子的短信:“妈,母亲节快乐,儿子永远爱你!”儿子的表白,溢满盈盈的亲情,让做妈的我感到无比欣慰和满足。

儿子比我强。他虽然生性较腼腆,却也能在短信中表达出炙热的情感;在还没去读大学前,在“母亲节”这个节日开始流行起来时,我就开始能收到他用零花钱换来的一朵红艳艳的康乃馨。

我在知道有个母亲节并想付诸行动时,母亲却离开了,永远地离开了,因此没能在母亲节时给母亲送上一份礼物,送上一份心意。我很爱我的母亲,但直到她永远地离开了我,我也没对她说过“我爱您!”这句话,一次都没有。我对她说过“您少干点活”她回答说“我不干,谁干呢?”我无言以对。为了让我这个作为家中老大的“阿使”也能上学校读书,该我干的那份活,也自然全落在了母亲的肩上。面对母亲瘦弱的双肩,粗糙的双手,我常怀愧疚之心。村里的女孩子在读完村办的初小后基本上在家干活了。那时村里长辈们的观念是:女儿反正迟早要嫁出去而成为别人的人,送女儿读书是吃亏的事情,不读书又能帮忙干活,才不会因为生了“阿使”而觉得太冤。而我在母亲的支持下,背着行禳当上了寄宿生。那份对母亲的愧疚之心也转化成了上进之心。

母亲的任劳任怨,是全村的典范。为了让我们姐弟妹读书,她一辈子省吃俭用,可总在我们寒暑假时把家里最好的东西做给我们吃,我说“您也吃点吧”可她总是把我们夹到她碗里的送回到我们的碗里,慈爱地看着我们狼吞虎咽,布满皱纹的脸上写满欣慰。记得读师范时有一年暑假前,她把一些野猪肉保存了将近二十天,直到我回家,香喷喷地端到我面前。此后多次吃到野猪肉,但至今也没再尝到那样口齿留香的东西。那时家里没有冰箱,母亲是怎么保存的,现在想起来,就像一个迷。

不识字的母亲除了坚定地认为我们几个孩子要读书、要识字外,还经常教育我们从小要诚实做人,不贪便宜,想要的东西要通过自己的努力去争取,不要有不劳而获的思想……在母亲的带领下,勤奋与上进总伴随着我们一家。并不富足的家,在母亲的勤俭操持下,我们姐弟妹既没有营养不良,也不会穿着、用着不体面,并都完成了我们能力所及的学业。母亲让我们体会了家的融融温情和浓浓亲情。从小母亲最经常对我说的话是“女人要靠自己!”长大后,我才慢慢体会,母亲就是教育我要自尊、自强、自立,并以她自己为榜样传给了我人生最宝贵的财富。

“我之所有,我之所能,都归功于我天使般的母亲。”这是曾任美国总统林肯的字字珠玑。并不是人人都可以成为总统,但可以说,几乎人人都拥有一位天使般的母亲。我相信每一个母亲都在尽最大努力当一个好母亲,我的母亲是,而我也是。母亲的幸福与责任就像DNA一样遗传、延续下来,在我们身上呈现一种共同的气息与本质——母亲。

★一缕兰香幽幽

您好久没到我梦里来了
您终于肯放下

是飞往天堂吧
一世的善良 勤俭
已攒足通往的门票
您是否学会了像白云
清逸 悠闲
也许您更喜欢彩霞
娇羞 腼腆


老爸说
您是转世了
早年丧父。劳苦。
病痛的一生
必须重新活过
您已完全属于自己
天上地上任逍遥

想您了
捧你在手心
一如当年您的抱持

您好轻 就一片纸的份量

您很沉  压得我心头一阵疼
我倾诉

您只保持永远的微笑

(备注:兰是母亲的名字

作者简介:

寻梦,本名陈玉梅,女, 70后,福建省三明市大田县人。县作协会员,三明诗群成员。


轻松建网站
免费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