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文学与艺术网 网址:http://www.zgwxyys.com


汪明霞:天堂的老公我想告诉你

天堂的老公我想告诉你

汪明霞

二零一五年,农历二月三十日,是我和孩子们天塌下来的日子,这一天与我同甘共苦,相濡以沫四十二年的老公带着他的病痛和对家人的眷恋,与世长辞了。儿女们捶胸跺足放声嚎啕,千呼万唤难阻他驾鹤飞去,堂中哀乐揪心肺,悲歌一曲伴云归。

老公,你可知,你走了孩子们怎能接受这个事实?儿女们整天沉浸在万分悲痛之中,他(她)们的心情我最了解,儿女们心中揣着许多遗憾和惋惜!他(她)们说:“时间都去哪儿啦?怎么就光顾工作挣钱,没能抽出更多的时间陪陪老爸呢?子欲养而亲不在,如今爸爸你去了哪里?人世间再也见不到我们的爸爸了,以后我们有什么事对谁去倾诉,谁给我做个主心骨?您怎么说走就走了呢?”

老公,你听到孩子们说的话了吗?孩子们的孝心天地可鉴,为你看病花钱在所不惜,医生也无回天之力啊,你为什么能得这种不治之症?多少钱能换回你?

老公走了,永远的走了 。留下的是我和儿女们无尽的怀念和悲伤。在这万籁俱寂的夜晚,我顾影自怜,要把这许多的惆怅寂寞向天堂的老公说说。老公,你走后为寄托对你的哀思,我天天蘸着眼泪写日记,篇篇都是“我想你!”

在整理你的遗物中,那条白丝巾又让我痛哭流涕,陷入了更深的回忆。那是四十二年前,你在部队攒的津贴费(每月八元钱)给我买的,我问你:“为什么要送我白色的?”你微笑着望着我:“为了白头到老呗!”我知道你对我的深爱,从不善于言表,一条丝巾凝聚了多少深沉的爱!如今白头鸳鸯失伴飞,让我孤单寂寞无处归!本该飞奔追逐,怎奈你我已阴阳两隔。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野岭孤坟,无处话凄凉,惟有泪千行。

想当年,我们学紫燕双双共筑巢,生儿育女乐淘淘。子女借读在城里,你赶马车送柴送米,一百多里地,冻坏了双手双脚你从不喊疼。你从小失去双亲,孝敬我爹妈尽心尽力,我母病重住医院,你背上背下不迟疑,递水喂饭不嫌弃。对我的手足胜似你的亲兄弟,谁家有事都找你,弟弟结婚没有钱,你卖耕牛给过彩礼,你沉默寡言默默奉献,父爱深埋在心里,记得九八抗洪,儿子和单位人都去护大堤了,你说那里危险,生死关头你要把儿子替回来!……

我们携手走过的岁月,虽然有风雨,有磕绊,有悲伤,有欢笑,但与你共度的时光,有那么多美好的回忆,我只能在回忆中寻找你昔日的足迹。

梦里,大雪纷飞,你站在雪地里,我问你冷不冷?你默默的看着我,不言也不语,我伏在你的肩上,深闻着你的气息,醒来,眼前一片黑漆,我多想再让这梦境长一些!

你的点点滴滴在我的脑海中闪现。绵绵的细雨,像滋润的恋曲,涌进人群里,哪一个是你?亲爱的老公,你究竟去了哪里?在这陌生的城市,只留下我的哭泣,模糊的双眼,常把别人看成你,寂寞如藤缠绕在我心间,你走后我把对你的思念写在信纸上,那封寄不出去的信,直到现在还锁在抽屉里,无处可投递。忆过去我们是患难与共的好夫妻,现如今你弃我而去,一声声呼唤,一阵阵叹息,让我撕心裂肺,肝肠寸断!难道是上苍的不公,还是命运的捉弄?留下更多的遗憾和怀念,我一个人独坐时,多么想电话再响起,你的声音对我说:“老伴!保重身体!”

老公,我忘不了你对我的娇宠,今生不能留住你,假如有来世,让我们还做夫妻,永不分离!

作者简介

汪明霞,女,1953年出生于黑龙江省大庆市肇源县,高中文化,已退休,现住大庆市肇源县。作品《回忆外公》《又品站人饮食味道》《含羞草》等曾在县、市、省级刊物上发表,散文《老中医妙对才子》在2016年中国楹联报上发表。

学生时代就喜爱文学创作,参加工作后经常喜欢写通讯报道,在文字里追寻快乐。退休后爱上散文和小说,真正的与文学结下了不解之缘。

黄牛自知夕阳晚,不用扬鞭自奋踢,是文字引领我走上了创作之路,岁月的美在于它的必然流逝;文笔的永恒在于它的描绘与表达。我会在文学这块沃土上,精耕细作,为他人送上一抹馨香,为自己寻找心灵的驿站,放飞我的梦!
                                         


轻松建网站
免费建站